iPod之父回忆iPhone开发史 转盘设计完全不可行

双十一超级红包

如今的iPhone已经迎来了问世十周年的纪念日,国外知名苹果爆料达人桑尼-迪克森(Sonny Dickson)日前也在网络上公布了一段iPhone初代原型机的演示视频。迪克森透露,苹果曾为初代iPhone设立过两个独立的研发团队,其中一支团队的任务是将iPod“打造”成为一款手机,另一支团队的任务则是将OS X系统浓缩到移动设备中。

iPod之父回忆iPhone开发史 转盘设计完全不可行

图为运行采用iPod界面和虚拟滚轮(Click Wheel)的设计系统,由iPod之父托尼·法戴尔(Tony Fadell)牵头开发,项目代号 P1。

不过,有着“苹果iPod之父”之称的托尼-法戴尔(Tony Fadell)却给出了一个不尽相同的故事版本,并在不久前的底特律国际汽车展会中抽空接受了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的专访,以下是本次专访主要内容:

The Verge:目前网络上流传着有关初代iPhone的原型机视频以及有关这代设备研发的许多新闻故事,似乎这一代产品在研发初期的时候还存在两只互相竞争的项目团队?

法戴尔:iPhone初代的研发过程中出现过无数的用户界面设计方案,这仅仅是每个人想法的不同而已,并不存在团队竞争一说,我们都在这一项目上努力。

有时候,很多东西只有在一开始的时候你觉得十分愚蠢,但当你看透了之后就会发现这其实是非常聪明的想法。就比如,“所有人都希望在物理键盘上输入,没人喜欢在玻璃上打字”这样的想法。因此,你需要在项目开发中不断鼓励成员不要产生先入为主的想法,所以我们的iPhone项目大约存在过16、17个不同的概念设计方案。

The Verge:我们在网上看到的iPhone原型机太疯狂了,它有着类似iPod的触控式转盘以及一个独立的触摸屏幕,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

法戴尔:我们当时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原型机,其中之一是给用户界面小组使用的,因为那时用户界面小组还在使用Director,他们总能够很快地在屏幕上模拟出一些东西。一个团队将其设计成了类似iPod的样式,另一个团队则为其配置了一个全触控屏幕,但这两只团队其实是一同工作的。所以,并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在尝试不同的设计方案。

而且,当时还有一个所谓的“开发主板原型”(development board prototype),我们可以在上面重写各种用户界面,尝试诸如触摸屏和硬件按钮等不同设计。因此在第一代iPhone的开发过程中,硬件和软件用户开发界面的工作其实一直是并行展开的。所以你在视频中所看到的仅仅是负责用户界面员工的开发工作而已,他们在设计的时候还没有调用任何硬件,而仅仅是在Mac上完成的。

The Verge:在最新发布的视频里,我们看到硬件已经运行着操作系统的软件,这是怎么回事?

法戴尔:有些人觉得这些设计很有趣,然后将它们导入了真正的iPhone中。当时没有硬件演示,一开始都是在Mac上测试软件的。后来我们尝试开发转盘,毕竟已经有现成的转盘iPod可供参考,所以我们想在iPod的基础上进行开发。但是在iPod上编辑用户界面难度实在太高,所以我们先在电脑上编辑,然后再将其移植到iPod中。

The Verge:这也就是说,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一个基于Mac平台的iPod模仿程序?

法戴尔:这是一个Mac应用,有可能是用Director做的,也有可能是其他软件。

The Verge:那它(指这一用户界面)究竟是怎么会出现在iPhone原型机身上的?

法戴尔:有人在后期将其导入了iPhone中。

The Verge:是苹果的人,还是其他什么人做的?

法戴尔:我不知道,总之是有人进行了导入的工作,所以现在才能看到它们并列放到一起对比。但在苹果公司内部,我们从来没有在做决策的时候这样做过。

The Verge:从视频中来看,第一部原型机的上半部分已经设计出了类似iPod菜单的界面,下半部分则是模拟转盘。但最终苹果并没有采用这样的方案,你们最后怎么做出如此不同的决定的?

法戴尔:让我来慢慢解释这一问题。首先,我们当时希望制作出一款更加出色的iPod Video产品,比如为iPod配置一个大屏幕、移除转盘或者设计一个虚拟转盘让用户可以横屏观看视频、图片。滚轮是这个计划最大的阻碍,我们不想把设备做的太大了,只是想让屏幕变大,因此我们尝试过保留转盘,并为设备增加一块显示屏幕用于放置虚拟转盘的设计。

接下来就是所谓的“iPod phone”了,这一设计保留了iPod式的小屏幕,同时又沿用了经典的转盘式操作。这主要是因为,如果我们取消转盘设计的话一定会让所有市场营销部的同事抓狂的。但iPod Phone的致命缺陷在于它不能方便的拨号,只能像老式旋转式电话一样拨出1、2、3。虽然它的设计和其他功能都没有问题,但我们知道它就是行不通。

最后,我们又开始尝试多点触控的方案,并一直对界面进行优化,直到变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样子,我们把它叫做磁贴。

The Verge:当你和乔布斯及其他人在屋子里的时候,你的建议是什么,其他人的建议是什么?

法戴尔:我们很多人早就意识到,我们无法用转盘实现快速拨号,所以我们跟乔布斯说:“史蒂夫,我们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。”可是乔布斯却坚持:“不,我希望你们继续做下去、继续做,你必须再尝试一下。”

接着,我们又进行了许多尝试。比如在转盘上添加小按键,用户可以直接点击拨号。诺基亚就推出过一款类似的手机,它们把手机上的数字键盘就排列成圆形,但用户也可以通过实体按键直接按下实现拨号。乔布斯也希望我们往这个方向进行尝试,因此我们也照做了。

但后来,我们还是和他说:“史蒂夫,放弃吧,这太难了,根本行不通。”当时,我们花了4、5个星期的时间研究,并告诉他“这行不通”。接着,我们又尝试了4、5个星期,结果依旧如此。我们认为这就是浪费时间,但我们还得准备好继续研究下去,因为那才是他想要的。

The Verge:那么,iPod OS版iPhone的最后命运是?

法戴尔:在我接管这个部门之前,是由乔恩-鲁宾斯坦(Jon Rubinstein)全权负责的。当时,乔恩和另外几个人已经开始开发基于Linux的操作系统,艾维-特维安(Avie Tevanian)和斯科特-福斯特尔(Scott Forstall)则在开发的精简版OS X,这两个团队在互相竞争。

虽然当时的mac OS非常庞大,但在我接管后,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确保它(精简版OS X)可以在硬件上运行。后来我决定放弃嵌入Linux项目,因为我们知道自己还有更好的选择,乔布斯对此也非常满意。而且,从我接管部门到最终决定推进Purple OS这一方案一共只花了2-3个星期的时间。

The Verge:Purple就是现在iOS的代号吗?

法戴尔:没错。

The Verge:在硬件选择方面,你们当初是如何确定选择ARM处理器的?

法戴尔:这依旧同iPod有关,当时我们把iPod上的很多东西都照搬了过来。最后,iPhone成功了,然后乔布斯开始考虑转而使用英特尔处理器,所以在艾萨克森的《乔布斯传》中你们才能看到“英特尔和ARM之争”。但从这一项目一开始,iPhone就选定的是ARM处理器,这甚至都不需要我们做任何决定,因为我们本就是在iPod基础上开发这一产品的。

The Verge:你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设计出了一款成功的产品?

法戴尔:我其实并不知道我们是否开发了一款必胜的产品,但我认为我们拥有出色的设计方案,而这两者之间是存在区别的。我们的触控操作在真正硬件产品上运行流畅,且相比其他厂商拥有更快的响应速度。当克服了研发途中遇到的各种障碍后,我们清楚的知道自己设计的优越性。这个设计理念以及我们所尝试的所有想法和设想都没有问题,而所有这些努力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让这款产品能够最终问世。

添加微信公众号“爱玩手机网”评论:爱玩手机网 » iPod之父回忆iPhone开发史 转盘设计完全不可行

添加微信公众号“爱玩手机网”评论 0

文章评论已关闭!